绾璟

=甘楽/芽芽,墙头贼多

【凹凸】【雷卡】《从龙》

步摇McC:



CP:雷狮/卡米尔


Tips:写给千叶桑的G @千叶秋竹_いすみ ,纯血龙雷狮/半龙半精灵血统卡


全文6.5k+,看完大概八分钟?


  


  


  


  


  在族群聚居的龙岛上,晴好的天气是最受欢迎的,即使是一向好斗的佩利也难得安静下来,与同族并排趴伏在岩山上享受日光浴。阳光带来热量与温度的升高,身体回暖,这对于冷血的大蜥蜴们来说还是相当良好的体验。佩利舒适地翻了个身,让身体各个面都能沐浴在淡金色的阳光之下,愉悦地喷了个小火花:“帕洛斯,老大去哪儿了?”


  帕洛斯正昏昏欲睡:“不知道,好像被龙之歌招走了。你懂的嘛,血统纯度高了就是麻烦。”


  若干个世纪以前,人类技术尚未发达之时,则不得不向这些高傲威严的龙类卑躬屈膝顶礼膜拜,将黄金、珠宝和美丽的少女双手奉上。献祭之时唱起的龙之歌超越种族和语言,血统越是精纯的龙族越容易被召唤。


  然而,人类这个新生的族群聪明而强大,今日的大陆上人类一族繁荣昌盛,终于站在了种族的顶端,其他的种族或与之交好,或避其锋芒,龙族就是后者之一。如今众多种族订下契约,求得和平共处,就连龙之歌也早已湮没在人类诸国纷争之中付之一炬的典籍里,谁也没料到这种声音会在大陆上重现,帕洛斯和佩利因为血统驳杂尚可抵挡一二,雷狮这种纯血传承的真龙就完全拿这个没办法了,摇摆再三还是向天际振翅飞去。


  


  


  小镇上飘着点细雪。旅店的后院,男孩子们正嬉笑打闹,被围在正中的男孩穿着单薄的灰色旧衣服,死死捏着手中那本书的纸页。


  “他怎么可能认识字啊!”


  “可不是嘛,我看他就是随口乱读出来糊弄我们的吧?”


  “哇这就过分了,我家给他地方住给他衣服穿,竟然还会说谎了?”


  “真恶心哦,卡米尔,小杂种,尖耳朵。”


  ……


  寒风吹过,男孩子因为缺乏打理而略为显长的黑发下,真的藏着一对尖尖的耳朵。


  卡米尔还有一堆脏衣服没洗,不能再跟他们耗下去,但是又不想认输,梗着脖子分辩,雪落在他微红的鼻尖上:“我认识,没乱读。”


  谁料反而招来了更加恶意的攻击:“骗人还嘴硬!有本事再原样念出来啊?”


  


  卡米尔把脚边的脏衣服推了推,泛黄纸页上繁复华丽的古奥符号对男孩子来说亲切又熟悉,似乎是铭刻在血液里的东西,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开口就可诵读成章。尚未变声,音色偏稚嫩了点儿,但清澈空明的声音回荡在细雪旋飞的暗灰色天空之下,韵律与发音和谐而流畅,像是银铃摇动或者玉石跌碎。


  巨大的阴影映射在地面低矮的房屋与狭窄的街道,向这座边陲小镇的旅店缓缓移动。


  行色匆匆的旅人抬头:看哪,是龙!


  拿着勺子搅动浓汤的煮妇抬头:天哪,是龙!


  爱好恶作剧的孩子们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那只翼展足有几十尺的黑龙抓着卡米尔消失在云层中不辨踪迹,才不约而同地发出惊恐的尖叫。


  “妈啊是龙啊啊啊啊啊啊——”


  


  


  从没到过这么高的地方,随着巨龙逐渐抬升,村庄变成火柴盒般大小,人类看起来就像蚂蚁,黑龙每次振翼,硕大无朋的翅膀都带动冬季的寒风冰冷而轰烈地扑过来,原本就穿得单薄的卡米尔全身发抖,甚至感觉到了头发拍打在脸上轻微的刺痛,强劲的气流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只能尽己所能死死抱住黑龙粗大有力的爪子。


  几次抬升后,黑龙巨大的身体冲破初冬灰霾的云层一跃而出,云海上强烈的日光透过清澈的空气泛滥无阻,明亮到刺得卡米尔几乎睁不开眼睛。等双眼略微适应了光线,小家伙才鼓起勇气抬头端详这只把自己带走的庞然大物。


  龙,存在于平民口耳相传的故事中,存在于吟游诗人拨动琴弦的吟唱中,更存在于卡米尔童年中为数不多残存的甜美记忆中。母亲的怀抱温暖而香甜,印象里她总是喜欢把卡米尔抱在膝上,一边纺线一边将奇丽的故事娓娓道来。母亲的描述里,龙是强大而美丽的种族,强悍的肉体上覆盖密实排列的鳞片,可以喷吐火焰、冷气、毒液甚至雷电,翅膀掀起的气流足以媲美风暴,当人类吟唱古老悠远的龙之歌,它们就会应召而来,带走子民献祭的厚礼。说到这里她就会顿一顿,把吹落耳畔的淡金色的柔软长发拢一拢,露出尖尖的耳朵,笑着要小家伙小心纺锤……


  耳畔的风声与龙吟将卡米尔拉回现实,眼前的景物迅速后撤,连绵的高山与幽深的峡湾一一向后奔去,黑龙正抓着自己飞越大海。目力所及,碧蓝的海面一望无垠,母亲故事里那些洁白的鸥鸟拍打翅膀,但他们飞得远比这些鸟儿还要高、还要快。


  终于落地时,卡米尔差点吐了,不过从早上到现在男孩子就没吃过什么东西,腹内空空,想吐也吐不出来。


  


  卡米尔脑子里两眼晕乎乎转圈圈,还没回过神就被两只巨龙一左一右堵起来。


  “这就是老大的…祭品?…”佩利凑上去嗅了嗅。


  “不如烤了吧?”帕洛斯伸出尖尖的、仿佛弯钩的利爪,品评道,“再稍微养胖点儿。现在还不够填牙缝……”


  “养胖?”佩利来劲儿了,兴奋地扑扇了一下翅膀,卷起的风险些把小家伙吹倒,“可以养到像我们一样大,然后我用龙炎……”


  雷狮降下半边翅膀及时扶住卡米尔,紫水晶般的眼睛微微眯起:“烤了?……嗯?”


  突然君临的龙威镇压而来,这种威压来源于血脉,是君上对于臣下宣示绝对王权、夸耀无上武力的一种方式,血统越是纯粹龙威也就越是强大。这样完全不对等的碾压下,周围微风凝固树叶静止,即使是佩利和帕洛斯也要低头俯首。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然而那个看起来瘦弱矮小的男孩,却无知无觉一般,疑惑地抬头望了望身后的施压者,仿佛要仔细探究一番。


  帕洛斯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


  


  “他可不是个普通的人类。”雷狮俯视趴伏在地的两条巨龙,居高临下,骄傲而威严。


  “这个小家伙,是混血种。”君主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龙族,与精灵族的混血种。”


  “而他身上,龙族的血统相当精纯,我可以断定是某位龙王的直系血裔,”说到这里,雷狮甚至愉悦地喷了口龙息,四周的雷元素都受了感召般欢欣踊跃起来,甚至还出现了一些微小闪动的电火花,“似乎和我还有些关联……算是表弟?堂弟?”


  


  这一切的信息量大到不啻于火山群爆发,但平白无故捡了个便宜哥哥的男孩却伸手拉了拉那只对自己来说还是有些太大了的翅膀,严谨纠正道:“我叫卡米尔。”


  帕洛斯瞳孔微缩。


  雷狮刚刚同自己与佩利的对话,使用的是龙族独有的语言——龙语。眼前这个涉世未深的小东西却真的听懂了?


  “我建议你最好把心思收一收,”雷狮冷冷瞥了帕洛斯一眼,“去晒太阳吧。”


  佩利却再也按捺不住开口了:“可不是说精灵是大陆上最美丽的种族吗?这个东西也,太丑……”


  平地惊雷接连断续而起,把佩利还没出口的话硬生生炸断了。


  


  


  作为一条龙来说,雷狮还是很会挑地方的。岛屿的岩山上有四通八达的岩穴作为天然寓所,大大方便了起居生活,稍作修整就可以成为采光通风俱佳的居室。日光下澈,在藏书室中渲染出温馨怡人的气氛,龙族喜爱黄金与宝石的天性,使得它们即使是用来存放藏书典籍的地方也极尽奢华之能事。整块的巨型沉香木搭建层层书架,一个成人那么高的书脊全部用黄金包边装饰,而这些珍宝都放在这里堆积蒙尘。


  真是暴殄天物,卡米尔想。


  然而主人并不在意,雷狮骄傲地向小家伙展示自己的馆藏——丰富的藏品是一条龙实力的体现之一,作为岛屿的最高统治者,雷狮并不介意一尽地主之谊以示慷慨。黑龙昂首挺胸,敏锐而犀利的眼睛将自己的所有物一一巡视点数,仔细挑选一番后,主人伸出前爪将一本厚厚的硬壳书丢在来客面前。陈年积灰的巨大书本砸起几十年或几百年前的灰尘,卡米尔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雷狮伸爪把小家伙钩到自己翅膀底下,指了指封面烫金的书名:“认得这个吗?”


  “唔……等等……”初来乍到的男孩充满求知欲,在那个脏乱泥泞而且自己总被使唤的小镇,书本可不是什么随时就能接触到的东西,即使是那本自己被迫诵读的龙之歌残卷,当今一切奇丽生活的源起,也不过是母亲留给自己所剩寥寥的遗物罢了。卡米尔相当珍视眼下来之不易的温饱,也想要学得更多,与生俱来的第六感告诉自己雷狮对自己并无恶意,而来自血统层面的羁绊更将两者千丝万缕地捆绑牵连。


  啊,龙族该死的本能。卡米尔强迫自己远离那只看起来很有安全感的翅膀。


  不过雷狮真的是存了心思要为难这只幼崽。不同于人类复杂多样的语言文字系统,龙文既表达发音又暗示含义,这种文字体系铭刻在灵魂深处,依靠血脉传承,否则卡米尔也不会如此轻易就将几近失传的龙之歌脱口而出。但相对于简明易懂、仅作为两族沟通之用的龙之歌,书卷上用金粉书写的文字华丽而繁复,几乎可以当做艺术品看待;措辞则晦涩而含糊,引申、借代和隐喻比比皆是,所记述在册的也是更深一层的龙族历史文化遗存。


  书本封皮上是龙文不假,但为了迎合龙族与生俱来的刁钻审美,字体偏向装饰化,甚至添加许多笔划以追求最佳的视觉效果。卡米尔趴在封面上研究许久,雷狮同样恶趣味地研究卡米尔的表情许久。本以为小家伙要放弃,但主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将传承千年的文字磕磕绊绊地读出:


  “吾族……事……纪……?”


  卡米尔从前真的没想过,一条龙的面部表情可以这么丰富。


  


  纵观大陆诸多族群,龙类的成体拥有最为强悍的肉体,然而相对来说,龙族的幼崽则脆弱许多,幼龙的成长则更需要长辈的庇护与教导。那些内容佩利单是看着都要喷火,帕洛斯也绝对没有重温幼龙教材的闲情逸致,于是对于小东西的启蒙自然而然落在了血统更为高贵、血缘也更为亲近的兄长身上。当下龙族衰落,遗存在世的血脉屈指可数,卡米尔这样高贵稀有的血统与优异卓越的资质,实在是让雷狮找不到放弃这只幼崽的理由,更何况主动照顾幼崽是龙族本性,血缘上的亲近使得雷狮本能地想要去蹭一蹭闻一闻这个小家伙。


  啊,龙族该死的本能。雷狮按下心底那些莫名其妙的躁动。


  唯一的遗憾大约就是卡米尔的龙形至今未曾显现,以它的血统来说化形完全不成问题,也许是小家伙后天发育不良的原因?卡米尔正在认真辨认龙文字符,一整只都趴到了书页上——龙族的藏书对人形的小家伙来说还是太大了点儿,翻页都要花力气。这样不好,黑龙盯着男孩子露出的一截白净纤细的后颈,还是太瘦了,得想办法喂得胖一点才行。


  


  


  雷狮从遥远的海域飞回来的时候,卡米尔正被迫和帕洛斯、佩利一起在岩山上晒太阳——雷狮坚持按照龙族的习性安排幼龙的生活起居,以纠正卡米尔“被人类杂碎带歪了的幼年”。暖香的阳光,佩利的呼噜还有帕洛斯不定时的调戏和骚扰让小家伙无所适从,看到熟悉的身影,卡米尔简直如蒙大赦般迅速逃离帕洛斯的魔爪。


  “嘛,他太可爱了啦~”帕洛斯无辜地甩了甩尾巴。


  “回头再收拾你。”雷狮警告。


  岩山上没有遮蔽物,卡米尔裸露在外的皮肤经日光曝晒,脸颊微微发红。黑龙载着少年去往山脚,趴在龙背上的少年敏锐地嗅出雷狮身上一点独属于海水的腥咸气味:“您去了海里?”


  “说多少次了,叫大哥,”雷狮不厌其烦地纠正,“给你找点吃的。”


  “我吃水果就行了……”


  海岛气候温和,雷狮停在山脚下的一处草甸,茵茵草地可以与大陆集市上高价贩售的手织地毯香媲美,卡米尔从龙背上灵巧地跃下——精灵一族在密林中聚居,他们行动敏捷,擅长快速奔跑跳跃,精于格斗和箭术,小家伙看来很好地继承了这一禀赋,不知这是否得益于他早逝的母亲。


  巨大的黑龙眯起眼睛打量卡米尔,瞳孔缩成狭长的缝隙。小家伙来这里的时间还不算太久,不过对于生活的适应还是很强的,并没有传闻中幼龙般那么娇弱,也许是混血的原因?雷狮喷了口龙息,收拢翅膀,原地站定,身体展开了奇妙的收缩变化。


  卡米尔从来都不知道龙族可以变为人形,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那是个面容俊朗的年轻男子。以人类的审美角度来说,雷狮本身的龙体就已经十分夺人眼球了,但对于一直浸淫在人类文化氛围中长大的卡米尔来说,拥有类人身体的雷狮显然更加具有吸引力。紫色眼睛,黑发,身形挺拔而健康,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一勾,有点邪气。


  “喏,过来,”雷狮冲他招招手,“没见过我这样吧?”


  卡米尔几乎不敢认,不过雷狮雷狮可不给他时间反应,伸手把小家伙拉到自己身边,捏住卡米尔的下巴:“过来——”


  “!!!”卡米尔吓坏了,一个劲儿推开,“不是!大哥!!”


  “听话!”雷狮不耐烦,英挺的眉毛皱起来,两人距离不过几寸。


  “我……”这个距离太近了,卡米尔本能地紧张。大哥要做什么?


  雷狮气不过:“喂你吃东西!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啊?”


  


  龙族的幼龙由长辈哺育,最初的抚育方式,是经成龙初步消化肉类后后吐哺给幼龙,作为容易消化而且营养丰富的食物。卡米尔并不知道这种习性,和雷狮掰扯好久才算理清头绪。


  小家伙表示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卡米尔自己捡柴火,然后从佩利那里取点火种,抓鱼然后烤着吃。


  “大哥要吗?”


  雷狮一肚子营养餐,正在憋闷:“不要。”


  


  那也没关系,烤好了,靠在大哥身上吃。


  人形的雷狮,体温自然升高,肌肉结实匀称,很舒服也很安心。


  


  “大哥。”


  “嗯?”


  “我已经不需要大哥过分关注了,”卡米尔把火堆熄灭,沙滩上吹着凉爽的风,月明星稀,潮水退去,沙滩上一步一个脚印,“谢谢大哥。”


  “你要学的还多着呢,”雷狮看小孩子似的,“你猜我几岁?”


  卡米尔把困在水洼里的鱼放回海里,回头望向月光下的兄长:“十八?十九?”


  “六百岁哦。”


  “!!!”


  雷狮伸手,掌心托着跳动闪亮的电弧:“看。”


  “龙族对于魔法元素的亲和力是很高的,血统越好天赋就越高,”雷狮把手掌递向卡米尔,耐心讲解,“因此龙族和人类不同,不需要念动咒语就可以直接操纵元素魔法。”


  “只要你有足够的意念,以及一些小技巧……”


  兄长眨了眨眼睛,手中的电流回转坍缩为一点,卡米尔正要凑上去细看,雷狮却拦住了:“这样……”


  弹指之间,电火花噼啪四溅,像镇子上过节时小孩子们玩的仙女棒,温暖的光色不断绽放喷涌,卡米尔眼中闪动着明亮的光。


  “看,这就是魔法。”


  卡米尔还想细问,但强势的兄长先一步把求知欲满满的小家伙拦腰抱起:“走啦——睡觉——”


  “大哥!”


  “别闹,不然还要我喂你吃东西?”


  卡米尔马上老实了。


  “这才乖嘛,”雷狮在小家伙额头亲了一口以示嘉奖,“等你长大了,想去哪里都可以。”


  “哪里都可以?”


  “对啊,”雷狮笑,眼中映出卡米尔在月光下仍显生涩的脸,“你是龙啊。”


  


  “那大哥?”卡米尔伸手,悄悄拉住兄长的衣领。


  还带着点体温,好暖和。


  “那个时候大哥也管不了你,龙嘛,不过如果你筑巢了,可以叫大哥去参观。”


  “唔。”


  卡米尔呼了口气,意外地有点失落。


  “不过想这么多干什么,”雷狮无知无觉,仍然踌躇满志地规划着未来,“日子还长着。除了魔法,以后还要学习掌握你的龙族形态……嗯,那还要更麻烦,你可能都不会飞的……”


  月光澄澈透明,清凉如水,沙滩上被照得一片白色,像小镇上初冬的薄雪。


  


  感觉到卡米尔往自己怀里挤了挤,雷狮低头:“怎么了?冷吗?”


  “不,不冷。”卡米尔回答。


  不会再冷了。


  


  


  


  


  平原与山脉交界处的边陲,无论需要翻越山川前往异国交易的商队,或是身负任务要深入其中探索的佣兵团,都需要在此暂住修整,因此种族混杂、往来频繁,由此聚集而成了一个繁忙杂乱的粗糙小镇,即使已经入夜也同样热闹非凡。旅店刚刚掌灯,穿着油腻的侍应生帮忙照应客人的马匹和行李;酒馆也喧闹起来,喝得半醉的佣兵敲着柜台,用大嗓门吆喝着不清不楚的话。


  比起来,坐在角落里的两个人就安静许多。


  披着长长的深色斗篷,兜帽把脸盖住,看不出形容面貌。稍高一些的那一位,把面前的烤肉切开,又要了一瓶北方冻土特产的烈性酒。付钱时随手掏出一枚金币弹出去,也不看价码,剩下的全部当做小费了。


  “大哥,”卡米尔咽下嘴里的面包片,“您已经喝下三瓶了。”


  “我知道,这不是出来玩嘛,还不许喝酒了?”雷狮端起酒杯,笑眼奕奕地歪头看他,“你也来一杯?”


  卡米尔叹了口气:“角落里那伙已经盯上我们了,一共六人,装配的武器是大陆常见的乌兹钢弯刀,可能还有同伙。大哥这次打算怎么解决?”


  “电死算了,一群杂鱼。”


  “……”


  卡米尔替这群游匪默哀了一下,起身推开椅子。


  再抬头的时候,斗篷无声滑落,露出已经完全长开了的一张脸。糅合了龙与精灵的血统,这张脸格外漂亮,眉目精致鼻梁笔挺,黑发的衬托下显得肤色更加白皙,更有一双深不见底的海蓝色眼睛。


  精灵自古以来就是大陆上因美貌被称颂的种族,这种美丽无关性别。


  像积在麦苗上的新雪,像穿过海面落到海床上的日光,让人心神摇荡。


  


  不知姓名的过客复又把兜帽戴上,跟在那个出手阔绰的酒客身后,亦步亦趋。


  


  小巷里静悄悄的,几乎能听见月光涌流。卡米尔在心底倒数,十、九、八、七,还没数完就听到了背后“站住”的暴喝。然而雷狮更快,甚至外人在尚未看清动作之前,电流就已经无声围拢成陷阱。卡米尔眼神淡然,像是微风、清水或者落在地面上的空气,不知从何而来的藤蔓格挡住雷狮背后的杀招,雷狮顺势抬手,指尖电光缠绕流动,干脆利落地结束了这场战斗。


  “大哥,你这次算漏了一个。”半龙半精灵的混血收起操控植物的魔法,把围巾又往上拉了拉,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在暗夜中微微发亮。


  骄傲的龙族把心中的至亲一把揽过来:“这不是有你嘛。”


  卡米尔拗不过他,纯血和混血力量上的悬殊无法弥补,只好借势轻轻在兄长的颈窝蹭了蹭——当年的小家伙已经长得足够高了。


  雷狮低笑了两声,拉开卡米尔的围巾又亲了一口:“这次可不是什么血缘本能了吧?”


  “大哥……”卡米尔顿了顿,眉梢似乎略带困扰地下撇。


  “唉。”那又能怎么办呢,摊上了这么一个哥哥。


  小巷里寂寥无人,卡米尔扒住雷狮的肩膀,踮起脚来,轻轻吻了吻雷狮的嘴唇。


  


  






  Fin.


  ===


  



评论

热度(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