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璟

=甘楽/芽芽,墙头贼多

【双黑太中】太宰娶亲

轩辕氏汤圆:

原文范进中举




我没病












————






太宰治约会完回侦探社,中岛敦,宫泽贤治俱各欢喜。正待询问一番,只见他搭档国木田独步,手里拿着一本手账和一瓶酒,走了进来。太宰治向他问好,坐下。国木田独步道:我自倒运,把个敦君交与你这现世宝,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带挈你找到了个小男朋友,我所以带个酒来贺你。太宰治唯唯连声,叫中岛敦把手账收好,烫起酒来,在沙发上坐着。宫泽贤治自和中岛敦在侦探社收拾。国木田独步又吩咐太宰治道:你如今既有了小男朋友,凡事要立起个体统来。比如我这行事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若是港口黑手党这些玩蜥蜴的,吃柠檬的,不过是街头混混,你若同他好言好语,平起平坐,这就是坏了侦探社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你是个臭傻逼没用的人,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免得惹人笑话。太宰治道:国木田君见教的是。国木田独步又道:中岛敦也来这里坐着诉苦。小人虎每日被剥削,想也难过。贤治也诉些。自从被你带着,这十几年,不知智商可曾上过两三次线哩!可怜!可怜!说罢,敦贤两个都来坐着诉了苦。谈到日西时分,国木田独步吃的醺醺的。这里敦贤两个,千恩万谢。国木田横披了衣服,腆着手账去了。




次日,太宰治少不得谢谢同事。江户川乱步又约了一班好事的朋友,彼此来往。因是新年,做了几个婚礼策划。不觉到了一月尽间,这些好事的人教唆太宰治去向港口黑手党中原中也提亲。太宰治因没有盘费,走去同国木田独步商议,被国木田独步一口啐在脸上,骂了个狗血喷头,道:不要失了你的时了!你自己只觉得和中原中也谈了个朋友,就'癞虾蟆想吃起天鹅肉'来!我听见人说,就是谈朋友时,也不是你的本领,还是尾崎红叶看见你可怜,不过意,劝中原中也从的。如今痴心就想娶起中原中也来!这些想娶中原中也的都是天上的财神爷!你不看见中原中也迷弟榜上那些老爷,都有万贯家私,一个个方面大耳?像你这尖嘴猴腮,也该撒抛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鹅屁吃!趁早收了这心,明年在我们侦探社里替你寻一个好女人,每年阻止你自杀那么几回,教会你那小不死的敦君和贤治是正经!你问我借盘缠,我一天管一个账还赚不得钱把票子,都把与你去丢在水里,叫我侦探社嗑西北风!一顿夹七夹八,骂的太宰治摸门不着。辞了国木田独步回来,自心里想:江户川乱步说我修为已到,自古无不提亲的新郎,如不进去提他一提,如何甘心?因向几个酒肉朋友商议,瞒着国木田独步,到尾崎红叶那里提了亲。出了场,即使回侦探社。侦探社里已是摆了三天灵堂。被国木田独步知道,又骂了一顿。


 


到尾崎红叶给答复那日,侦探社里早没有生气,宫泽贤治吩咐太宰治道:我有一只生蛋的母鸡,你快拿到集上去卖了,买几条麻绳来悬梁自缢,我已是怕的没眼看了。太宰治慌忙抱了鸡,走出门去。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声的锣响,三匹马闯将来。那三个人下了马,把马拴在茅草棚上,一片声叫道:快请太宰老爷出来,恭喜娶成了!宫泽贤治不知是甚事,吓得躲在屋里;听见了,方敢伸出头来,说道:诸位请坐,太宰先生方才出去了。那些报录人道:原来是宫泽贤治。大家簇拥着要喜钱。正在吵闹,又是几匹马,二报、三报到了,挤了一屋的人,侦探社地下都坐满了。邻居都来了,挤着看,宫泽贤治没奈何,只得央及一个邻居去寻太宰治。




那邻居飞奔到集上,一地里寻不见;直寻到集东头,见太宰治抱着鸡,手里插个草标,一步一踱的,东张西望,在那里寻人买。邻居道:太宰相公,快些回去!你恭喜娶了中原中也,报喜人挤了一屋里。太宰治道是哄他,只装不听见,低着头往前走。邻居见他不理,走上来,就要夺他手里的鸡。太宰治道:你夺我的鸡怎的?你又不买。邻居道:你娶了中原中也了,叫你家去打发报子哩。太宰治道:高邻,你晓得我今日没有麻绳,要卖这鸡去自杀,为甚么拿这话来混我?我又不同你顽,你自回去罢,莫误了我自杀。邻居见他不信,劈手把鸡夺下,掼在地下,一把拉了回来。报录人见了道好了,新郎回来了。正要拥着他说话,太宰治三两步走进屋里来,见中间报帖已经升挂起来,上写道:捷报贵社新郎太宰治与中原中也先生喜结连理。港口黑手党全员给予诚挚祝愿。




太宰治不看便罢,看了一遍,又念一启蒙,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好了!我娶到了!说着,往后一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中岛敦慌了,慌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他爬将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我娶到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把报录人和邻居吓了一跳。走出大门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绷带都跌散了,两手黄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众人拉他不住,拍着笑着,一直走到港口黑手党总部上去了。众人大眼望小眼,一齐道:原来新郎欢喜疯了。中岛敦哭道:怎生这样苦命的事!娶了一个甚么中原中也,就得了这拙病!这一疯了,几时才得好?宫泽贤治道:早上好好出去,怎的就得了这样的病!却是如何是好?众邻居劝道:敦君不要心慌。我们而今且派两个人跟定了太宰治。这里众人家里拿些鸡蛋酒米,且管待了报子上的老爹们,再为商酌。




当下众邻居有拿鸡蛋来的,有拿白酒来的,也有背了斗米来的,也有捉两只鸡来的。中岛敦哭哭啼啼,在厨下收拾齐了,拿在侦探社下。邻居又搬些桌凳,请报录的坐着吃酒,商议他这疯了,如何是好。报录的内中有一个人道:在下倒有一个主意,不知可以行得行不得?众人问:如何主意?那人道:太宰治平日可有怕的人?他只因欢喜狠了,痰涌上来,迷了心窍。如今只消他怕的这个人来打他一个嘴巴,说'这报录的话都是哄你的,你并不曾娶到。'他这一吓,把痰叶了出来,就明白了。众邻都拍手道:这个主意好得紧,妙得紧!太宰治怕的,莫过于港口黑手党上的中原中也。好了!快寻中原中也来。他想还不知道,在酒吧里喝酒哩。又一个人道;在酒吧上喝酒,他倒好知道了;他从五更鼓就往酒吧上买醉,还不曾回来。快些迎着去寻他。




一个人飞奔去迎,走到半路,遇着中原中也来,后面跟着一个拔刀的芥川龙之介,提着七八斤枪械,四五千子弹,正来砸场子。进门见了中岛敦,中岛敦大哭着告诉了一番。中原中也诧异道:难道这厮还没死成?外边人一片声请中原中也说话。中原中也把枪械和子弹交与手下,走了出来。众人如此这般,同他商议。中原中也作难道:这门亲事是大姐答应下的亲事,我并不乐意,你们叫我吓他一吓,可我却一心想下重手,我一拳下去他不死个半死,我听得首领说:弄死了太宰治,送我一千顶帽子,红酒塞满地下室,都不劳我费心的!邻居内一个尖酸的人说道:罢么!中原中也,你每日揍太宰治揍个半死,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你首领也不知叫手下的簿子上记了该送你多少顶帽子;就是只添上一百帽子,也打甚么要紧?只恐帽子送完了,也算不到这笔帐上来。或者你教好了新郎的病,首领叙功,准太宰治回港口黑手党了,你们小两口又在一起,岂不美哉。报录的人道:不要只管讲笑话。中原中也,这个事须是这般,你没奈何,权变一权变。中原中也被众人局不过,只得连斟两碗酒喝了,把方才这些小心收起,将平日的凶恶样子拿出来,卷一卷那衣袖,走上集去。众邻居五六个都跟着走。中岛敦赶出来叫道:中原先生,你只可吓他一吓,却不要把他打伤了!众邻居道:这自然是屁话,中原中也何曾温柔过。说着,一直去了。


 


来到集上,只见太宰治正在一个庙门口站着,散着绷带,满脸污泥,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着掌,口里叫道:娶到了!娶到了!中原中也凶神似的走到跟前,说道:该死的畜生!你娶到了甚么?一个嘴巴打将去。众人和邻居见这模样,忍不住的笑。不想中原中也虽然狠狠打了一下,心里到底还是肉做的,那太宰治就被拍了个响,并不疼,他昏倒在地。众邻居一齐上前,替他抹胸口,捶背心,舞了半日,渐渐喘息过来,眼睛明亮,不疯了。众人扶起,借板凳上坐着。中原中也站在一边,不觉那只手隐隐的疼将起来;自己看时,把个巴掌仰着,再也弯不过来。自己心里懊恼道:果然还是没打死,而今事又更多了。想一想,更疼的狠了,连忙向太宰治翻了白眼站着。


太宰治看了众人,说道:我怎么坐在这里?又道:我这半日,昏昏沉沉,如在梦里一般。众邻居道:太宰治,恭喜娶到了了。适才欢喜的有些引动了痰,方才吐出几口痰来了,好了。快请回家去打发报录人。太宰治说道:是了。我也记得是娶得是中原中也。太宰治一面自绾了头发,一面问别人借了一盆水洗洗脸。一个邻居早把那一只鞋寻了来,替他穿上。见中原中也在跟前,恐怕又要来骂。中原中也上前道:太宰,方才不是我心软,你早已死在那里,如今你便放下娶我那心,这门亲事我也不甚乐意。邻居内一个人道:中原中也方才这个嘴巴打的亲切,少顷太宰治洗脸,不知洗出多少浓情蜜意来。又一个道:中原中也,你这手明日打不得太宰治了。中原中也道:我那里不打太宰!有这体格,还怕后半世找不到沙袋也怎的?我每常说,这个傻逼太宰,长得又丑,品行又不正,就是阴沟里那蛤蟆、老鼠,也没有太宰这样一个恶心的相貌。你们不知道,我中原中也这一双眼睛,却是瞎过的。想着先年,我在国外出个差,多少人跑来跟我闲话说太宰要跑,我自己觉得太宰不像敢跑的,毕竟他哪有那个智商,后来我车果然炸了!大姐说了,这男人还不算无情无义,至少走之前还记着些你,就替我答应,我心里这个苦,找谁也说不清,全港口黑手党的人都来恭喜我,第二天上班办公桌上全是喜钱,今个儿我不搞死这罪魁祸首,我就不姓中原。说罢,咬牙切齿。众人都笑起来。太宰治洗了脸,只笑眯眯的走上来,好不赖皮的凑上脸去:中也,方才那一下你用了多少力度我都已晓得,你果然真切的爱我。中原中也啐了一口,道:你这傻逼,不要怪自作多情了!谁人可曾爱过你!我怎么不知?太宰治也不恼,指了指脸上一块,恰是先前中原中也一个小巴掌闪过去的地,说道:何人不曾爱过我?你若不爱我,我自去找别人去。中原中也瞪眼睛了半宿,没忍住道:你敢!说罢吧唧一口亲了上去,算是盖章敲定了这门婚事,太宰治乐得欢喜,众人也纷纷来祝贺,中原中也羞恼的无地自容,想要转身寻个地缝,却被太宰治拽住了胳臂,中原中也没甚么好脸色给太宰治瞧,太宰治只正色道:中也你这下算是给我盖章,可我还没给你盖印呢。






——END——

评论

热度(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