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楽酱

墙头贼多

因为飞机延误而滞留在韩国机场里只能在体感19度的休息室里瑟瑟发抖……
明天上午去不了秋叶原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气愤到变形呜呜呜(。)

中考终于考完了!!!!!
我      !       要        !         上           !         天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沅止 老师的洋装西北一枝花w
顺便表白老师!您是神仙啊啊啊啊😘

【瑞金】林黛金进凹凸府【红楼梦pa,恶搞ooc慎入

不行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狐阡陌_薇爷:

我觊觎红楼梦pa好久了!!!这个基本上是我从红楼梦原文改的,很多句子自己修改,你们看看玩玩就行,哪天可能我又脑子一抽自己写了后续。




OOC,恶搞!恶搞!!!






【林黛金进凹凸府】


林黛金方进入房时,只见一位鬓发如银身长九尺的老姐夫迎上来,林黛金便知是他贾丹尼。方欲拜见时,早被贾丹尼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当下地下侍立之人,无不仰天长叹,林黛金也哭个不住。一时众人慢慢解劝住了,林黛金拜见了老姐夫。——此即林黛金长姐林黛秋之夫,丹尼尔是也。


当下贾丹尼一一指与林黛金:“这是你大舅母。”


只见大舅母印堂发黑,肤若碳墨,气质轩昂,姓贾名银,林黛金微颔首拜见:“见过大舅母。”


贾丹尼拉过林黛金,指向一头巾裹头,貌胜潘安者:“这是你二舅母。”


林黛金跟着拜见:“二舅母。”


只见这二舅母不苟言笑,见这林黛金甚是乖巧,老姐夫嘴边一笑,又说:“请兄弟们来。今日金宝来了,可以不必上学去了。”众人答应了一声,便去了两个。
不一时,只见三个奶嬷嬷并五六个丫鬟,簇拥着三个兄弟来了。第一个睫毛长若弯刃,坦胸露乳好不豪气;第二个辫似仙女,一笑倾城;第三个,那自是二舅母的亲弟手足,容貌较其兄不在下。
众人见林黛金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林黛金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


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兄弟不同,披金戴银,恍若玉皇大帝:头上戴着鎏金弧圈,竖着数丛金发;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肩扛玄金掣铁棒。一双圆宽大杏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矮小,体格风骚,面露狂妄王八气,薄唇未启笑先闻。林黛金连忙起身接见。贾丹尼笑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丝辣子’就是了。”林黛金正不知以何称呼,只见众兄弟都忙告诉他道:“这是嘉嫂子。”林黛金虽不识,也曾听见长姐说过,圣空府之子,自幼喜读《西游记》,愣是学了一根铁棒打遍天下,冲到过西洋归来的高材生,学名嘉德罗斯。林黛金忙陪笑见礼,以“嫂”呼之。这嘉德罗斯携着林黛金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仍送至贾丹尼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的人物,怕是不知以后有谁敢娶,细瘦伶仃,生不出儿子。”说着,便用棍挥扫。贾丹尼笑道:“这便如何,是儿是女,都是才人。”这嘉德罗斯听了,轻嗤道:“怎的能知生的是废是宝,年纪一到,一样嫁人。”一面又问婆子们:“这林家的儿子可上过学?”
说话时,已摆了茶果上来。二舅母问他:“月钱放过了不曾?”嘉德罗斯道:“放个甚月钱,一棒打发。”   
当下茶果已撤,贾丹尼带了林黛金去见两个母舅:“带你去见见表兄。”


林黛金亦常听得长姐说过,三舅母生的有个表兄,乃衔刀而诞,冷淡异常,沉默寡言,无人敢管。今见贾丹尼如此说,便知说的是这表兄了。因陪笑道:“舅母说的,可是衔刀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长姐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二岁,小名就唤宝瑞。我来了,自然只和兄弟同处,姊妹们自是别院另室的。”只见一个丫鬟来回:“传晚饭了。”贾丹尼忙携黛金从后房门由后廊往西,出了角门,是一条南北宽夹道。南边是倒座三间小小的抱厦厅,北边立着一个粉油大影壁,后有一半大门,小小一所房室。贾丹尼遂携黛金穿过一个东西穿堂,便是府中的后院了。于是,进入后房门,已有多人在此伺候,见贾丹尼来了,方安设桌椅。外间伺候之媳妇丫鬟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寂然饭毕,各有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今林黛金见了这里许多事情不合家中之式,不得不随的,少不得一一改过来,因而接了茶。早见人又捧过漱盂来,林黛金也照样漱了口。嘉德罗斯打量林黛金之久,因问其念何书,林黛金又问姊妹们读何书。嘉德罗斯道:“你可知《金。瓶。梅》?”林黛金双目发愣,不知其是在戏谑自个。
一语未了,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丫鬟进来笑道:“二烧鹅来了!”林黛金心中正疑惑着:“这二少爷,莫非就是那表兄贾宝瑞?”心中想着,忽见丫鬟话未报完,已进来了一位年轻的公子:头上戴着玄黑布,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寒雪,猜不透是喜是怒,似是无悲喜之情;肩上扛一荧光刀,鲜绿如新,褶褶生辉。林黛金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只见这贾宝瑞向老姐夫请了安,贾丹尼因笑道:“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弟弟!”宝瑞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兄弟,便料定是林表姐之弟,忙来作揖。厮见毕归坐,细看形容,与众各别: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宝瑞看罢,因笑道:“这个弟弟我曾见过的。”贾丹尼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宝瑞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贾丹尼笑道:“更好,更好,若如此,更相和睦了。”贾宝瑞便走近林黛金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弟弟可曾读书?”林黛金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贾宝瑞又道:“弟弟尊名是那两个字?”林黛金便说了名。贾宝瑞又问:“可也有刀没有?”众人不解其语,林黛金便忖度着因他有绿刀,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绿刀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贾宝瑞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放下那绿刀,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神奇’不‘神奇’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刀。贾丹尼急的搂了宝瑞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贾宝瑞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兄弟姊妹的刀都不是绿的,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弟弟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贾丹尼忙哄他道:“你这弟弟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姐姐去世时,舍不得你弟弟,无法处,遂将他的刀带了去了: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弟弟之孝心;二则你表姐之灵,亦可权作见了姐弟之意。因此他只说没有这个,不便自己夸张之意。你如今怎比得他?还不好生慎重带上,仔细你娘知道了。”说着,便向丫鬟手中接来,亲与他扛上。宝瑞听如此说,想一想大有情理,也就不生别论了。


当下,奶娘来请问林黛金之房舍。老姐夫说:“今将你同宝瑞搁在套间暖阁儿里,等过了残冬,春天再与他们收拾房屋,另作一番安置罢。”宝瑞道:“我与这弟弟同榻而睡,可有不妥?”贾丹尼想了一想说:“你二人都未嫁娶,有甚不妥。”每人一个奶娘并一个丫头照管,余者在外间上夜听唤。一面早有嘉德罗斯命人送了一顶大红色花帐,并几件鸳鸯缎褥之类,旁人视之不作声色,林黛金也觉奇怪,但见宝瑞不在意,也跟着睡了。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没后事,嗯。】



白茉:

。。。。。

临渊:

#占tag抱歉#

布卡漫画上一漫画《灵帝武尊》抄袭《文豪野犬》
事情详细图p1p2
对比图p3p4

#2018/2/1追加

刚刚登lof很多留言没有回
很感谢转发及推荐的大家!费心了!请不要因为这个关注我这不是我的本意orz
原图出现了一个错字 不是布丁漫画是布卡漫画【请原谅

然后关于qq转发 这部漫画是亲友 @璃子影 发现的 本人只是大概把几张截图拼在一起外加吐槽了一下
所以授权请找她!找她!找她!
她会在晚上把这个发到全网抄袭墙上 也希望大家到时候能转发一下

总之再次感谢大家
希望这个凑不要脸的作者和漫画原地爆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考完了!

【瑞金】日常:起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老师啊

小笛:

七点整,闹铃响彻云霄,下个瞬间就被金一把扔到床边的垃圾桶里。

七点十分,他惊坐起,大吼道。

“啊!!!我上学要迟到了!!!”

“…………”

“不对哦我今年都27了……”

金揉了把脸,提到喉咙口的心脏重新回到它该在的位置。紧张消退后睡意再次翻涌,金当然是选择把自己摔进松软暖和的被窝里,闻着格瑞新买的柔软剂香味睡一个安心又舒服的回笼觉。

……啊……真遗憾,格瑞晒的被子他本人都来不及享受就被迫出差了……

金翻了个身,意识开始变得迷迷糊糊起来。

……早点回来啊……






八点半,出差回来的格瑞打开卧室门,意外的发现双人床上被子鼓起,还极其有规律的以小幅度上下起伏。他一愣,走上前去撩开被子角,顺利看到了那张睡得脸颊泛红的娃娃脸。

明显在做什么美梦,笑得又傻又可爱。

格瑞有点不忍,可他压抑住那些罪恶感,伸手推动金的肩膀。

“……嗯……”

“醒醒,金。”格瑞又推了推,“今天不是有早班会吗?”

金睡眼朦胧地蹭一下格瑞的手臂。

“…我…都……毕业这么多年了……”

格瑞叹了口气。

“可是,金……”




“你是老师啊。”

【END】


把我打残算了ry

博斯藤壶:

你们要的黑化, 新年快乐(*  ̄3)(ε ̄ *)

丧家犬

哭死……

理想鄉:

• 是我流相声,充满了莫名其妙难以吐槽的(我觉得是)笑点。


• 年龄操作。年下,从7岁x17岁写到19岁x29岁


• 仍旧不要举报就好,杀手雷带孩子,语言粗俗内容下品,含几句话鬼莱和一些圆角少女现象描写。


• 字数注意,全文1w8k700多字,如果大家看完了希望能给个评论。


• bgm请大家赏个脸开单曲循环听一听,歌词非常适合:フェイク——Mr. Children


我写这篇时候很难得听了妄想税和你是个没用的小孩……挺适合的。


============== 


根本发不出,全文走石墨文档


= end =


高中生那里战斗场景描写参考了漫画《暴力行动》。


秋水仙的花语是单纯,我之前似乎看到过还有“我最美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不知道是否还有这种说法,但是我这里是两种含义都有。


 


这篇触及到了一些我对安雷核心的思想,比如说我觉得安迷修高尚的人格不是被外在赋予的,那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即使他遇上的是雷狮这样的人,他也会变得高尚,而雷狮emmm我觉得他的美真的很索多玛,他有一种正常社会无法容纳的叛逆。这篇之前的评论有说,雷狮养大了一个弱点,实际上安迷修成不了雷狮的弱点,雷狮除了是凡体肉胎,被枪开窟窿一样得死以外永远不败,但雷狮的确是安迷修成为一个真正高尚的人路途上一道鸿沟……只要他爱着雷狮,他就总不能真正清白而高尚地活着。这篇的确是双箭头,之前布伦达变成雷狮的故事太黑了,我不知道怎么写才能让这篇易于接受,所以我干脆只写了暗示而没有直接叙述,布伦达还是个能够沐浴阳光的好人,有弱点,而雷狮可以把他在乎的一切舍弃,成一个没有人性没有弱点肆意而活肆意而死的人,带给这种舍弃,碾碎一切的勇气的东西一定会同样带给人极大痛苦,因为人总是在丢弃中变得更加强大……


 


雷狮不必要死得干干净净,其实这也是最后送给安迷修的东西,安迷修太好了,他能唤回雷狮舍弃掉的美好部分,但这未必是件好事……但是这足够感染雷狮,所以这算是他一种回报,他送给安迷修一个新生。至于最后为什么安迷修会哭,因为雷狮走的干干净净,唯一的遗物就是一个名字……后来他知道连这唯一的事物也是假的,雷狮果然业务水平惊人,说了要断安迷修念想,就必然要断的干干净净。而安迷修得以瞥见雷狮之前的样子,一个陌生的,不用他耗尽心力也能和他一起沐浴阳光的布伦达,而这是雷狮已经舍弃掉的部分,所以他可能是在痛恨己身,雷狮和命运吧。歌词最后唱到一切都是伪造的(fake),很适合这里。


 


假如你坚持看到了这里,那求求您给我个评论吧,说点什么都好,我为这篇文章耗费了不少心力,自认为它值得一个评论,请大家举手之劳,呜呜。



@步摇McC 是太太那篇《从龙》里的卡卡www画了成年后穿斗篷的卡和幼卡(。・ω・。)ノ♡希望太太憋嫌弃(/ω\)